<kbd id='OBJjgEkDt'></kbd><address id='OBJjgEkDt'><style id='OBJjgEkDt'></style></address><button id='OBJjgEkDt'></button>

          十堰晚报记者的二月河印象:毫无架子 自嘲签名不好看求包涵

          时间:2018-12-16 11:09 來源:秦楚網     進入數字報 【我要爆料】

          二月河爲鄖西村官翁新強簽名

          秦楚網 记者 何利

          12月15日淩晨,著名作家二月河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3歲。一代文學大家,就此走完了他的一生。

          2017年11月,因工作需求,記者在北京參加中央電視台的一期節目錄制後,有幸見到了著名作家二月河。一位毫無架子的老人,講述自己筆名的來源、熱情地爲讀者簽字、爲大學生村官支招農村文化脫貧……回想起那一次的一面之緣,還有那短短30分鍾算不上采訪的交談,仿佛一切都剛剛過去。

          高瞻遠矚,支招農村文化脫貧

          2017年11月13日,那一天的北京寒氣逼人,但卻是一個難得的晴天。應中央電視台《開講啦》欄目組邀請,72歲的二月河和我市鄖西縣湖北口回族鄉小新川村村委會副主任翁新強,共同出現在那一期的節目錄制現場。而記者,則坐在二月河對面的觀衆席上。

          當天下午1:30,節目錄制正式開始,精神矍铄的二月河在衆人雷鳴般的掌聲中走上嘉賓席,向現場400多名觀衆講述自己的故事。節目開始,二月河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曆和學識,暢談中國文化的曆史地位,展望文化的發展方向。

          按照節目流程,在主講嘉賓結束演講之後,台下的翁新強等6名青年代表可以向主講嘉賓提問互動。“因爲我出生在農村、生長在農村,如今又回到農村當村官,所以我想請教一下二月河老師,如何能夠更好地開展農村文化建設工作?”輪到翁新強時,他結合自己的經曆,問了一個涉及農村文化脫貧的問題。

          面對翁新強提出的問題,二月河首先從宏觀層面上給予了回答。“現在我們農村的文化建設跟過去相比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在過去,農民在農閑時基本上靠打牌、走親戚、敬神來打發時間;現在,閱讀書籍等習慣在很多農村已經養成,這就是社會進步。”

          “農村的文化建設,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步,但是還需要進一步發展。你剛才談到的問題,是我們現在還存在的不足,確實需要得到更長遠的發展。”二月河說,要搞好農村文化建設,首先要靠國家政策引導,其次要靠地方和社會力量的支持,要將農民自身覺悟的提高和國家的各種政策扶植有機結合起來。

          除了理論方面的解答,二月河還給出了一些具體的辦法。“在農村可以邀請一些有見識、有知識的老師、大學生、知識分子,起模範帶頭作用,並選擇一些適合農民閱讀的書籍供他們選擇。”二月河說,不能什麽書都買,一定要選擇一些適合農民、價格能夠接受的書籍,一點一點將農民的學習習慣培養起來。

          最後,二月河總結說,農村文化建設再長遠一點的發展,要看社會的進步,要看國家的發展,要看農村經濟水平的提升,這個是不能強求的,也不是光靠幾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

          繪聲繪色,向觀衆講述筆名的由來

          二月河原名淩解放,“二月河”只不過是他的一個筆名。但在中國文壇,二月河這個筆名要比他的真名響亮不知道多少倍。在一年前的那次見面過程中,二月河還專門應觀衆要求,講述了“二月河”這個筆名來源。

          “我叫淩解放,但爲什麽卻取了個筆名叫做‘二月河’呢?”手持話筒,操一口地道的河南方言,淩解放一下子將時光拉回到了30多年前。因爲在他40歲正式出版《康熙大帝》時,“二月河”這個筆名才逐漸被衆人所熟知。

          “我自己創作的是長篇曆史小說,而自己的名字叫淩解放,一個曆史,一個現代,二者有點不協調,于是在《康熙大帝》第一卷出版前,就想著改用一個筆名。但究竟用什麽筆名呢?思來想去決定順著‘淩解放’這個真名找思路。淩者,冰淩也;解放者,開春解凍也。冰淩融解,不正是人們看到的二月河的景象嗎?”對于自己的這個筆名來源,二月河將得繪聲繪色。

          “你們見過二月黃河解凍時的場景嗎?那場面太壯觀了,滿河的冰淩,鋪天蓋地。”講完筆名來源的故事,他進行了重點說明,他所說的“二月河”特指黃河,即我們中華民族的母親河。1947年,剛剛兩歲的他,便隨同都是老八路的父母,過黃河南下,後又幾經輾轉,最終在河南南陽定居。淩解放取筆名二月河,還有一層更重要的意思是在提醒自己任何時候都不要忘祖。

          二月河給記者簽名留念

          和藹可親,讀者求簽名有求必應

          在當天的節目錄制結束後,二月河老師並沒有立即離開現場。于是,在錄制大廳隔壁的一間簡易休息室內,記者與他有過一次算不上采訪的交流。大約30分鍾的時間裏,二月河老師始終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

          “你是十堰人啊?那離我們老家南陽很近。雖然沒去過,但我們隔得很近。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從你們十堰開始,從我們南陽經過,這就又說到跟河有關的淵源了。”聽記者說方言跟自己差不多,二月河老師便問起了記者的籍貫。當得知記者來自十堰時,他開口便提到了南水北調,又說起了兩座相鄰城市的話題。

          交談中,有些還沒離場的觀衆前來找二月河老師簽名,二月河也都是有求必應。“我今天沒帶筆啊,你帶的有沒有?”一位小夥來到休息室,遞上一本事先准備好的二月河作品,但卻忘了遞上簽字筆,二月河微笑著提醒到。

          在短短半個小時時間裏,大約有近10名慕名而來的讀者請二月河老師簽名,他都一一滿足,不時還跟前來求簽字的讀者商量寫一句什麽樣的話更合適。“祝學業有成”、“祝萬事如意”、“祝身體健康”、“祝越來越好”,對于每一位讀者,二月河總是先大致問一下來人的基本情況,然後再提筆寫下祝福語和自己的名字。

          在記者的筆記本上,二月河寫下了“祝好”兩個字,然後又簽下了自己的筆名“二月河”。“我只高中畢業,字寫得不好看,多多包涵。”簽字完畢,二月河老師還向記者自嘲起來。

          (编辑:沈进虎 新聞报料:8110110     在線糾錯

          推薦閱讀

          熱圖推薦

          視頻推荐


          首頁

          回頂部

          【秦楚網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網”、“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網)”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8208110

          大通彩票
          大通彩票 申博娱乐 博亿彩票 澳门葡京赌场